爱风无声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爱风无声 门户 精美短文 查看内容

从庙会到了社会,是中国的尴尬

2018-5-10 20:05| 发布者: 596059| 查看: 391763| 评论: 0

摘要: 一到过年,逛庙会就开始盛行起来。在北京,最有名的有琉璃厂庙会、地坛庙会,每年这个时候都人头涌涌,不过除了烧烤的烟儿,一点香火都没有,和“庙”没有丝毫关系。我看过晚清时朝阳门外东岳庙庙会老照片,庙里是虔 ...
一到过年,逛庙会就开始盛行起来。在北京,最有名的有琉璃厂庙会、地坛庙会,每年这个时候都人头涌涌,不过除了烧烤的烟儿,一点香火都没有,和“庙”没有丝毫关系。我看过晚清时朝阳门外东岳庙庙会老照片,庙里是虔诚地膜拜的人们,庙外是繁杂的集市,这才是庙会的本来。如今已经舍本求末了,大概要到雍和宫看抢头香,才能感受到些许过去的遗风。

“庙会”在过去有个同义词叫做“社会”,我们老家现在到祖宗的祠堂里祭拜,还叫做社。鲁迅有篇著名的散文叫做《社戏》,里面说的就是江南水乡祭神的日子,人们搭台唱戏娱乐娱乐。社字从示从土,表达的就是祭祀土地神的意思。《醒世恒言》“郑使节立功神臂弓”有一段:“原来大张员外在日,起这个社会,朋友十人,近来死了一两人,不成社会。”可见“社会”就是因为祭祀的集会。大抵上是,逢年过节人们要到庙里进香,小商小贩们觉得这又是个商机,于是就有了一个人神共庆的聚会——“聚会”原来也是早就有的词,可现在的人们却偏喜欢说成是“party”,台湾会说成“派对”,香港人会说成“嘉年华”。

我想说的是,在100年前的中国,不论是庙会还是社会,都是同一个意思。可是,现在你要是被问到“社会”是什么时是什么时,13亿中国人估计没有几个把“社会”和“庙会”有联系起来。如果你是学生,老师就会给你描绘走进“社会”的事;如果你突然想“宅”在家不出来了,那又是逃离“社会”的事;而你如果去上了一堂哲学、社会学课,被告知“人是社会的人”时,才知道不管是进、是出你从来都活在“社会”里。而且作为中国人,你还是“社会主义社会”的人。这让“社会”的同胞兄弟“庙会”情何以堪:“为什么不可以是‘人是庙会里的人’呢?”

自古以来,中国用来形容与神仙以外的凡人的场所,词汇丰富:天下,人间,人寰;佛教东传以后,又有了世界一词,还有凡世,人世,俗世、世间,世上,不胜枚举;而在武侠的小说里,原本的黑社会则被赋以了一个很飘逸的词叫做“江湖”。很佩服《西游记》里各种场合井然有序,孙悟空大闹天宫是去了上界,大闹阎王殿是去了下界,大闹东海龙宫是去了仙界,而去西天雷音寺是去了佛界,只有回到地上才是了凡界。不过,老孙再怎样神通广大,我们不能设想一群花果山的猴子迎接大闹天宫回来的老孙时,会山呼“欢迎大圣回归社会”。

历史很无情,现如今“社会”一词是“形容凡人世界”当然的大佬,本来只是形容小众的词,本来形容大众的词就很多,为什么就让屌丝逆袭、狸猫换太子了呢?

很多中国人都知道,汉语大多现代词汇都来自于日本,因此一般认为日本对现代汉语的贡献很大。这个观点虽也不尽然,但不无道理。日本在隋唐时期引入汉字才脱离蒙昧,汉字影响了日本1000多年。日本了解西方,最初也是从中国开始的,早年《海国图志》等大量中国人撰写的关于西方的书籍也曾深刻地影响过日本。但甲午中国战败之后,随着日本对外开放的扩大,国力的增强,中国人固有帝国自尊彻底崩溃,反过来大量的日本汉语词汇倒灌中国。不过,和许多人理解不一样的,所谓的“日本词汇”有很大部分在中国古代书文中原本就有,比如共和、革命、机关、阶级、主义、制度、单位等等,只是浸过东洋水后词性已和原意已有很大不同。当然也有不少是日本人根据汉语的造词原则重新组的词,如“干部”、“支部”,就是用树茎和树杈重新定义的词;有的词造的颇有意境,如“企业”,说普通话的人现在很少知道“企”是什么,而“企”在古代就是“踮脚站着”的意思,现在中国一些方言还是把“站着”说成“企”。说明日本对“企业”的造词是从竞争的意义上把握的。再有science 翻译成“理学”更符合原意,但“理学”早已成词,成“科”字有品位、等级的意思,日本人用“科学”显示了对这门学问的高看。

但“社会”一词,则是百分百的日本世界观了。在晚清维新时期,康梁把西方的socialism(社会主义)翻译为“人群的学说”。sociali是人群、聚会的意思,因此这个翻译本是更贴切的。而在日本,虽然日本天皇名称最早文字记载是于公元689年,但天皇被视为万世一系皇统,相传为日本神话中“创世之神”——“天照大神”的后裔,也是神道教最高领袖,从神话传说的神武天皇到现在明仁天皇共125代。因而神道教的神社,也就有了至高无尚的地位。此外,日本自古就有“八百万神明”的说法,日本各地也都有各式各样的神社,也就是说参加庙会或者社会是日本人日常生活,这就不难理解“社会”在日本的地位。准确地说,日本人把“社会”等同于岛国的“人间”或者“天下”。

从庙会到社会,其实是上世纪初一个大国的尴尬,表面看起来自然而然,说起来真是一把辛酸泪,全因为国力不济呵。

6

开心
2

佩服
5

真牛
5

无聊
3

失望
3

不错
4

精彩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28 人)

  • 失望

    匿名

  • 无聊

    匿名

  • 真牛

    匿名

  • 佩服

    匿名

  • 无聊

    匿名

  • 真牛

    匿名

  • 开心

    匿名

  • 精彩

    匿名

  • 开心

    匿名

  • 无聊

    匿名

  • 佩服

    匿名

  • 不错

    匿名

  • 无聊

    匿名

  • 真牛

    匿名

  • 精彩

    匿名

  • 失望

    匿名

  • 开心

    匿名

  • 真牛

    匿名

  • 精彩

    匿名

  • 失望

    匿名

  • 开心

    匿名

  • 不错

    匿名

  • 真牛

    匿名

  • 精彩

    匿名

最新评论


QQ|安卓APP下载|关注微信公众号|关注微信|联系我们|爱风无声 ( 浙ICP备14020058号

GMT+8, 2019-10-15 07:23 , Processed in 0.077652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